用一个冬季等待春天

发布日期:2020-01-14 信息来源:两河口1416联合体 作者:杨小兰 字号:[ ]

冬天还未走,我便开始思念下一个季节,在冰雪的高原等待春天。

两河口的冬天有明晃的太阳,但也不能完全温暖零下几度的严寒。早晨出门,寒气从发丝侵入,仿佛电流,那仅存的温度也在这寒意里逐渐冰冻,像翻涌的潮水,退出海岸,总要经历一番挣扎才好。裹着厚棉衣,再戴上围巾,踩着雪地靴,全副武装之后才放心走上去往办公楼的小径。

楼下的花坛,还没有春的绿意,守着些浅黄的萧瑟,在暖阳里,这是日照中天时看到的一隅。从同事的碎语里得知,那是冬日里的杨槐在蓄积,等待春风吹拂的时候,绚烂整个二号营地。我迫不及待想看看它们春天绽放的样子,在脑海里勾勒,浅浅描绘。

春来,枝头的每一个嫩芽都会被唤醒,从雅砻江里升腾的雾气将会化云为雨,洒下两河口的第一场甘霖。然后,经过一夜的酝酿,第二天,第一个经过杨槐树下的人会像意外获得糖果的小孩,露出惊讶的表情:“呀,杨槐树都发芽了,春天来了。”便在这些惊奇于喜悦里,杨槐拼尽一个冬的力气,发芽,吐蕊,最后用似锦的繁花招蝶引蜜。

无意见,一个抬眸,窗外荒芜的山脊又提醒着我还在冬季,这不禁更让我盼着时间快些过去。走着夏天常来闲转的蜿蜒小径,没有藏族的姑娘和满地的苞米,有的,只是一两匹白龙马似的骏马在黄土地上发愁,凝视着恣意歌唱的你。春天,这里又将是格桑花绽放的自然花园,充满生机和绚丽。在冬季,仿佛雅砻江也归于沉寂,碧绿的江水,不再像夏日的时候,充满力量地奔腾、咆哮。我想,或许雅砻江也如我一样,在静等春天的到来。那时,高山冰雪将融化一个冬天的力量注进雅砻江,伴着两河口水电站建设者的响亮号子,浩浩汤汤,拍浪击石。

无尽的遐想,在这冬日里,从案前的藤萝到天边的流云一抹,都渴望看到它们春天的完美样子。两河口的冬天,用着它的严寒,催促着暖春的到来,我想,用冬季的四分之三,换取2020年的整个春季。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