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老挝:在中老铁路建设的时光

发布日期:2020-01-17 信息来源:轨道工程事业部 作者:张琳琳 字号:[ ] 分享

来了老挝之后发现老挝是一个自然风光很美的国家。在老挝万象省嘎西县一隅的中老铁路项目部,项目部职工的想法在每天的柴米油盐之间悄然发生变化,这些变化都源自于每天遇到人和经历的事......

我的老挝朋友阿溉小姐

阿溉小姐是我来到项目部最早认识的一个老挝朋友,或许是项目部太久没有出现新的中国女孩的面孔,阿溉小姐对初来乍到的我十分热情,每当我慢慢悠悠去食堂吃饭都会问候我:“ ”(女孩,吃饭来晚了哟!)有时是塞给匆忙上班来不及早点的我一小截紫薯。

阿溉小姐今年24,和我同岁却有了一个9岁大的孩子。阿溉小姐常常会和我谈论她的儿子,她的生活,谈起儿子的她笑得一脸幸福。

大概是因为我和她同岁却看着像个孩子,阿溉小姐对我像个小妹妹。有时下午不见我去食堂吃饭,她会来问我:“   ”(LINLN,你吃饭了么?)阿溉小姐会在晚饭过后来敲我宿舍的门,有时是约我一起饭后散步或者去打羽毛球。

阿溉小姐在散步的时候总是问我一些关于中国的问题,我翻手机里的照片给她看,看大理的风花雪月,看昆明的海鸥迁徙,看广州的都市繁华,看商场的琳琅满目和夜晚的熙熙攘攘。阿溉小姐看到这些总是一脸的心驰神往。她问我铁路修通了可以去中国么?我告诉她当然可以,铁路还有两年就要修好通车了,她可以办理一个护照然后去中国看看不一样的风景。

阿溉小姐问我:“ ,铁路修好了还会继续留在老挝么?”“要回到中国去。”“中国真的很好,很美丽。”“老挝也会变得如中国一般的繁华的,老挝这几年的发展速度,嘎西在几年之后,或许会变成另外一个万象或者是琅勃拉邦。”

阿溉小姐和我散步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想要学习中文,会一点老挝语的我成了阿溉小姐的“良师益友”。 大概凡是有念头就会在心底里埋下足以生根发芽的种子,阿溉小姐一点点的在慢慢学习进步,现在阿溉小姐已经学会了读写中文“一到一百”,我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会高兴的和我说,她练习了我给她写的字,已经学会了写哪几个字了。

“中国的师傅教会了我技术”

阿诺和宋颇是项目部唯一一对老挝夫妻,丈夫阿诺是电工,妻子宋颇是清洁工,他们的家就在项目部附近的蓬沙瓦村。

宋颇在2017年底应聘项目部当清洁工,妻子来项目部不久后,阿诺感到项目部的待遇好不仅按时发工资还每天可以在项目部吃三顿饭,也想来项目部应聘,在一个午后,小夫妻骑着摩托车来到了项目部应聘。

原本在家务农的阿诺只会干些农活,综合办的办公室里翻译对着不懂技术的丈夫一筹莫展。这时候物资部的副部长徐腾出现了:“最近项目部出现的电路和水管问题都比较多,还需要保证工程现场的供电,我一个人忙不过来,这样吧,先把人招进来,让他跟着我学,我教他一些电工、水工和维修方便的知识,看看能不能带好他。”就这样,阿诺被招聘了进来,跟着徐腾干活。

阿诺话很少,但踏实肯干,虽然语言不通,但是通过徐腾两年多来的言传身教,早已熟练的掌握了电工的基础知识,每天早上提前半个小时早早来到项目部上班,有时半夜工点停电,徐腾带着他们到现场排查电路情况,他没有二话立马跟着去,第二天又准时上班。不干活的时候,经常热心的帮助项目部的职工抬一些办公用品。两年时间恍恍而过,项目部太多的老挝籍员工来来往往人员更迭,两夫妻却一直在项目部勤勤恳恳的工作,生活也渐渐变得富裕了起来。

铁路建设时光里的“鹣鲽情深”

孙丽霞是工程部的综合员,在老挝的三年时间先后在工程一部和工程三部工作,她工作的部门调动随着她的丈夫杨永华的工作调动而发生变化。

用她的话说:“一开始,我就是为了我家老杨才来到这里工作的。刚开始觉得老挝风景真的很好,嘎西县是真的贫穷,跟着项目部刚来老挝的时候,项目部之外的环境都是陌生,在项目部时间长了,才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地方,这里或许没有城市的繁华,生活上也有一些不方便,但是这里有一线职工为一条铁路建成的通宵达旦、不舍昼夜的努力,我也收获了我与部门老挝籍员工的友情,希望嘎西县能够随着这条铁路的建设越来越发展起来。”

孙丽霞和丈夫杨永华的感情十分深厚,周末安排到城里的菜市场采购生活用品,她总会记着对方喜欢吃什么,买了带回去给丈夫。而身为丈夫的杨永华却显得有一点铁面无私,妻子每次回中国休假看儿子,杨永华都会对妻子说,项目部有车去万象办事才可以跟着去,不能让项目部派车送你,就算项目部有车,各部门工作都很忙,需要用车的时候多,让妻子自己去车站坐嘎西县到万象市的班车。

2020年的春节,妻子孙丽霞回家,杨永华却留在工地上,他说“工程现在已经准备进入收尾阶段,现场工期紧,任务重,我不放心,在工地守着,春节让部门的小兄弟回家去看看女朋友,我和丽霞是老夫老妻了,她回去看看孩子就好。”杨永华的工资卡总是如数上交给妻子,他说不能经常给妻子陪伴,妻子在工地每天凌晨5点起床去城里给工程部的职工买菜,给整个工程部提供后勤保障,工作十分辛苦,他一定要加倍的对妻子好,才能不辜负妻子的付出。不善于浪漫的老杨,用行动践行了“一生只会爱一人”的承诺。

“我就是干这行的”

杨文斌作为一名水电人,在工地上的时光已经15年了,说起工地上的工作,他总能如数家珍,他热爱自己的工作,更擅长把枯燥的生活过成诗与远方。

他总能在工作之余找到生活之中的美丽和乐趣,他热爱摄影,总是能用手机拍出大片的视角,在工地随手拍的路基和桥梁图片被老中公司采用上了老中铁路杂志。在工作中他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一名党员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责任和担当,因此也被评为中老铁路党员先锋岗。

森村隧道贯通后,杨文斌带我去隧道观摩,汽车在修建的便道上颠簸,他介绍道:“现在比刚进场时强太多了,我们刚来的时候,这里就是无人区,后来修建了便道,随着施工队伍的进场,才渐渐的变得些许热闹起来。”

到了森村隧道,汽车从斜井一路驶过正洞,这是我第一次进隧道认真的观摩,很多东西听过却不曾见过,他一一为我耐心讲解,看到他的认真劲儿,我问他:“在无人区干工程,会觉得生活枯燥么?”他说:“我一点都不觉得枯燥,我在四川凉山的锦屏电站干了7年,那里也是大山里,我从项目部开始呆到完工,直到电站移交到业主手里才撤离。我在哪里都能呆得住,我就是干这行的。”

小车班的老挝司机们

司机霭是琅勃拉邦人,通过朋友介绍来到嘎西工作,几个月都难得回一趟家,他做事麻利,对于加班跑车从不推辞。有次我从国内出差回琅勃拉邦,霭来接机,回来的路上霭想回家看看,于是我到了霭是家里。霭有个不到一岁的女儿,他的妻子特意背上新买的包包给霭看,我问霭要带妻子到嘎西玩一玩么?妻子说霭不让他去,说是不能耽误工作。霭很珍惜能够在紧张的工作之余和家人短暂相聚时光,他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司机,却也是家里能赚钱的主心骨,一个女人的丈夫,一个孩子的父亲。

小刘是老挝汉族,全名刘桥勇,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承担了项目部派车的工作,也会在半夜12点要睡下之前从床上爬起来开车去城里拿资料。他在项目部做了3年司机,离开项目部之后,他朋友圈里常常发出在项目部的照片,他热爱在这里工作的时光。

伯恩才十九岁,每次与我出差到工地上拍摄照片或采访,他总是极有耐心的停下车来等待。伯恩总会问我:“姐姐,这个词用中文怎么读,那个词怎么念”每次不过教上几次,他就能学会发音,有时又会在车上时时练习,总爱和我问中国是什么样子,看着他好奇的模样,会觉得这个少年的眼睛里有着星辰大海。

他们是中老铁路最普通的建设者,他们同时也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在中老铁路建成后他们在新的工作岗位上,或许还会时不时的想起自己在项目部工作的时光,想到那些爱在老挝的时光。


LINLIN在教阿溉小姐写中国字(高波摄)


电工阿诺和工妻子宋颇(张琳琳摄 )


司机伯恩(张琳琳摄)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