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电人在草原

发布日期:2020-01-09 信息来源:西北事业部 作者:苏创辉 字号:[ ]

2019年11月24日,由我们承建的青海省海南州切吉乡二标段300MW风电场项目开工。12月25日一纸调令,我跟一位前辈被调往该项目驰援。

地处“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东北部的青海高原,是著名的三大江河——黄河、长江和澜沧江的发源地。这里气候干燥、空气稀薄,地形复杂多变。

十二月的青海高原更是天寒地冻、滴水成冰。我们一行从西宁站驱车约140公里到海南州共和县,又从共和县辗转约50公里到达我们的项目所在地。这里海拔3100米左右,笔直的公路两旁多是广袤草原,不远处山峰叠嶂、白雪皑皑,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凝固在时间里。偶尔有成群的牦牛、马匹跟绵羊出没。我们的项目所在地就处于大草原之中,如若不是营地夜晚的灯火很难发现“隐匿”于这片草原深处的水电人的“行军营”。我们将要在这荒无人烟、缺衣少粮的大草原上排兵布阵,吹响砺剑戈壁草原的集结号。

我对于草原的“初心”,应该是在初中语文课本里所学的一首民歌——《敕勒歌》:“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多么令人憧憬和向往的画面——诗和远方!可到了项目才懂得理想的丰满和现实的骨感!广袤草原一片衰草连天的凄清之景……

虽说我们是水电劲旅,可要在这天寒地冻、风刀霜剑的广袤草原上开疆拓土、安营扎寨,确实考验着我们团队的组织管理和协调能力。身处大草原,资源有限,沙尘暴肆虐,前期的用电、用水、取暖等问题一直在制约着工程的推进。

因环保和冬季草原防火要求,我们在前期不通电的情况下,只能靠发电机来烧锅炉取暖。尽管自然条件恶劣,但大家爬冰卧雪、攻坚克难的勇气和信心丝毫没有动摇!这里早晨温度在-21℃左右,夜间最低气温达到-25℃以下。为了稳定作业团队,确保工人能够吃上一口热饭并吃饱、吃好,项目部安排专人与作业人员对接一日三餐,温暖的举动被吃饭的工人们调侃为“属于我们的私人订制”,这使得寒冷的冬季变得温馨。

由于自己的防护措施及准备不足,到项目的第三天就嘴唇开裂,手脚、耳朵被冻。想想自己作为一个名副其实的西北汉子在这边寒冷干燥的气候下却也是显得“格格不入”。当我把这边的情况告诉远在春城昆明的徒弟时候,徒弟的一句话让我茅塞顿开:“这种环境最能考验人的意志。”是啊,自己这做师父的在这一点上还是要向徒弟学习,乐观、豁达而又充满斗志!徒弟的寥寥数语给了我精神上莫大的支持,就如同眼前这片戈壁草原,狂风漫卷黄沙,零下二十多的气温,尽管这不是草原最美的季节,但我相信在这枯草败叶底下、在这刺骨寒风之中,一定孕育着来年的春暖花开和牛肥马壮!

草原的夜晚如此的寂静,甚至静的让人感到可怕,以至于夜里连起夜的勇气和胆量都已丧尽:会不会有匪徒、会不会有豺狼……站在院子里仰望苍穹,繁星点点,一切都是那么的干净,大都市里少见的壮丽景观。

身处大草原,我渴望一场纷纷徐徐的大雪和雪后推开窗户的一片银装素裹。如若草原披上一层厚厚的白色衣裳是否会像少女一样变的冰清玉洁?白雪覆盖后的一切是否也会变的那么纯洁?一场雪过后仿佛人与人之间也变得更加真诚,一个嘘寒问暖使得世界变得更加温暖。

我们水电人与深山峡谷为伴,与都市花园为伴,而今又迈入塞北,与戈壁草原为伴。我们在适应大自然的同时也在改造着大自然,我们的改造不是破坏。我们将保护生态环境始终贯穿于整个项目管理的全过程,尊重民族宗教信仰,要为这山高水远、高寒缺氧而又地处偏僻的少数民地区带来生机!待风机叶轮转动,届时将成为草原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也将极大改善和满足牧民们的用电需求,夜晚的草原也不再一片沉寂。

此时脑海里浮现一首游牧民民族创作的大家耳熟能详的经典歌曲——《鸿雁》。像歌词所写的那样:鸿雁,向南方,飞过芦苇荡,天苍苍,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乡。我们有太多的电建人从不同的地域集结,舍小家为大家,发扬“水电精神”,同心筑梦。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风起尘扬沙又落,我们战天斗地,以草原为家,勇于担当。水电人不怕苦、乐于奉献的精神旗帜必将在草原上空迎风飘扬!

让我们只争朝夕,不负韶华!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