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又开放

发布日期:2020-03-23 信息来源:宜昭项目公司 作者:冯伟玲 字号:[ ]

“忘不了故乡,年年梨花放,染白了山岗我的小村庄,妈妈坐在梨树下,纺车嗡嗡响......”。初听这首歌时,便被词中勾勒出的岁月静好的场景深深吸引,我想象不出梨花染白山岗的样子,更想象不到梨树下母亲彼时的神情,平静、或忧虑。但我清楚的知道,那时的我想去看看被梨花染白的山岗。

那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周末,温柔的暖风,载着我对梨花浅白色的期许,缓缓走进那结白如玉的世界。那是当地人引以为傲的后海,那里有我梦中的梨花。

趁着浅浅的春日时光,一寸寸向后海走去,路上总是不自觉的想起以往在书中读过的关于梨花的词句,似乎关于梨花的描述总是含着丝丝悲切。“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瞧,古人的忧思总以梨花为寄。

顺着车窗望去,远处山上忽明忽暗的零星白点,不经意间,便勾住了我的心神。车子一点点靠近,原本还看不真切的点点白星,化成了藏于山间的一团又一团雾白色的云朵,那便是我期盼已久的梨花海了。远远望去,那漫山遍野的梨花,把青黄色的大山,装点成充满诗意的雪山,为平日毫不起眼的山脚,披上了一件梦幻朦胧的纱裙,似待嫁的新娘,既明媚,也羞涩。

在鲜花簇拥中,一步步走进花海深处,那些缠满了岁月痕迹的斑驳枝干,点缀着素雅的梨花,梨花白白的,小小的,一簇簇的热闹的挤满了带着些许嫩绿的枝叶,吐着嫩黄色的花蕊,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一阵风吹过,花瓣自枝头片片飘落,悠悠的,落在途径的少男少女的肩头,无声的装饰着他们的年少青春。

沿路有卖花的老人,听当地人说,梨花是可以炒来吃的,原来素淡的梨花,不仅可以装点春色,还可以丰盈人们的味蕾。树下随处伫立着前来邂逅春天的人们,他们忙碌着用各自的方式记录春天,记录生活。“潋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每一年都会有春天,每个春天梨花都会绽放,只是今春花开,弥足珍贵。

酴釄落尽,犹赖有梨花。我爱这三月的梨花,爱这山河犹在,岁月静好的春日。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